1. <nobr id="lhptj"></nobr>

        <dl id="lhptj"><td id="lhptj"></td></dl><progress id="lhptj"><span id="lhptj"><big id="lhptj"></big></span></progress>

        首頁 > 新聞中心 > 董事長要聞

        董事長要聞CHAIRMAN OF NEWS

        河南老胡與《只有河南》

        發布時間:2021-05-19 新聞來源:

        通過弘揚中原文明,能夠讓全世界的人了解到中華文明。

        文|胡葆森

        不久,由我國著名導演王潮歌與建業集團共同營造的戲劇幻城《只有河南》就要面世了。

        這枚本應在庚子之秋收獲的巨大的中原文化之果,由于疫情的阻撓,終將在今夏破土而出,像一朵碩大無比的花,綻放在中原大地的芒種時節,為中原父老帶來希望和欣喜!

        為了迎接這一文化巨制的到來,秦朔、張磊、施一公、張澤群等各界大咖級河南老鄉陸續站臺發聲,謳歌厚重的河南歷史、璀璨的中原文化,抒發對故鄉的情懷與期待。他們的文章,既生動別致,又學貫古今,認真詮釋了“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國史”的嚴肅命題,同時也激發了我提筆的沖動,想給大家講講“河南老胡”與《只有河南》的故事。

        01  為什么是“河南老胡”

        二十年前,著名刊物《南風窗》對我進行了一次認真的采訪,整理成文后,以“河南商人老胡”為當期的封面標題刊出,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南有王石、北有馮侖、中有胡葆森”之“中國地產三君子”一說便出自此文,并一直流傳至今,“河南老胡”之稱也由此而起。

        有意思的是,那時的老胡正值中年,冠以“老”字,頗有些江湖氣味,自覺中聽,倒也呼者不拒,久之,“河南老胡”便成了我的別號。

        更有意思的是,彼時《南風窗》的主編即為今日極具人氣的秦朔先生。他獨具視角的文章《我不是一個河南人》,叩響了《只有河南》走向大眾的腳步聲。

        至于我為什么決定做《只有河南》這件事,就必須重復一遍九年前我為紀念建業成立二十周年出版的《百人講述建業》一書所做的序中的幾段話:

        “成長在文革時期的我們這一代人的文化功底是很淺的,所受儒家文化的影響,也是在批判和非正常情勢下獲取的。所以,我經常說自己沒文化,絕無過謙之意。”

        “1989年,當《菜根譚》在日本暢銷后復而引起國內讀書者的關注時,我在無數次的誦讀中窺見了中華國學文化精粹的流露。‘史中尋道’意識也是在那時形成的。”

        “我也試圖從南懷瑾先生自如地游弋在儒、釋、道之間和神仙與凡塵之間的經歷中,借鑒一種方法,使自己能夠從不同時代變遷的企業興衰史中擷取規律性的啟示,實現經營管理的‘古為今用,洋為中用’。”

        “我想借此機會再次告訴朋友們:建業謀取更大商業成就的目的,與財富無關,與市值規模無關,甚至與規劃中的百城建筑無關,更與我個人與家族的生活品質無關。建業未來的商業成就,是其社會核心價值主張外化的前提——因為實力決定著影響力及其回報社會的能力。”

        “建業雖具有偉大企業的基因,但還跋涉在通向偉大的征途中;我個人雖是文化至上的崇尚者,但還未觸摸到古今文化巨匠的臂膀。朋友們的信任是財富,也是力量。我們會在信任之力的驅動下,向著陽光,勻速前行。”

        熟悉建業的人們知道,在當代中原文化形象重塑方面,與社會各界眾多同道人一起,建業人一直在進行著執著的探索和堅守。27年的“足球情結”不僅僅是河南足球事業的延續,更多的是中原漢子“堅毅、厚重、大氣、執著、不屈”精神的弘揚與展現。(借此順告球迷朋友們:你們的激情一直鼓舞著我。河南足球過去不會、今后也不會被資本所裹挾;無論它叫什么名字,建業人會一直與它同在,決不放棄!)

        近幾年,隨著濮陽大集古鎮、禹州神垕小鎮、鄭州櫻桃溝足球小鎮、建業·華誼兄弟電影小鎮、開封七盛角、鉑爾曼酒店、建業大食堂等文化旅游作品相繼落成,我越來越深切地認識到:這些項目固然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作用,但正謀求崛起偉業的今日之河南,更需要一個文化殿堂級的作品,來承載億萬中原兒郎生生不息的追求與夢想,演繹華夏文明發祥地亙古至今的苦難與輝煌,讓國人世人對“老家河南”平添一分敬意與向往。

        沒有改革開放,沒有中國的城鎮化就沒有今天的建業。以回饋之心,報孕育之恩——這件事,必須由建業人來做!

        02  為什么是王潮歌

        決定做這件事之后,我就開始思考作品的形式與主創導演的人選。十幾年來,隨著經濟基礎不斷增強,中國文化和旅游產業逐步興起,開之先河的是以王潮歌為代表的導演團隊。從 “印象系列”到“又見系列”, 從經久不衰的《印象?劉三姐》到《又見平遙》《又見敦煌》,她的經典作品不勝枚舉。

        在和王導接觸的過程中,除了其“萬年一遇”的自信之外,她的創作激情、她的近乎苛刻的認真態度、她的創新精神、她的文化視野和持續的知識更新能力等,聚合成一種力量,促使我抱定了與她合作的決心。

        2017年10月,在《只有河南》的奠基儀式上,王導動情地說:“站在這片土地上,我只有一個姿勢,就是雙膝跪下,深深地俯下身去,親吻這片土地。因為這是一片孕育了我們中華民族最璀璨文明的土地……”她的虔誠,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五年來,特別是在去年疫情期間所進行的每一次采風中,她以自己獨特的視角和方法,在中原沃土上像尋寶一樣不停地擷取著文化素材,這些素材像一顆顆珍珠被她巧妙地串在一起,砌成了即將面世的戲劇幻城。

        去年十月至今,她帶領著上百人的導演和創作團隊,指揮著數百位演員,冒著寒冬,在布滿建筑垃圾和灰塵四起的工地上進行排練。這些動人的畫面雖沒有被完整地攝錄下來,但卻時時感動并激勵著我們的團隊,也使我由衷地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

        03  為什么是《只有河南》

        2015年春天,我邀請王導在四月初牡丹盛開的季節到洛陽第一次實地考察。

        十三朝古都獨有的歷史風韻激發了她的創作靈感,她很快就提出了創作構想,遂起意開啟她的第三個作品系列 ——“只有系列”,第一部作品即取名《只有洛陽》。

        創作持續了一年多時間,遺憾的是,由于選址拆遷受制于文物保護及其它原因,創作被迫中斷。

        2016年8月,中原文化強大的感召力再次點燃了王導更大的創作激情,在《只有洛陽》創作基礎上,她大膽地提出了《只有河南》的弘大構想,并與我們取得如下共識:

        只有河南,在不間斷地記錄著中華文明的歷史;

        只有河南,作為天地之中、中國之中,才稱得上是中國的縮影;

        只有河南,年復一年,用足夠的糧食,讓炎黃子孫的血脈得以傳承;

        只有河南,才能孕育出眾多圣人及諸子百家,使眾姓來此認祖歸宗;

        也只有河南,以北宋之筆,繪出了中華文化的巔峰。

        04  《只有河南》為什么值得期待

        首先,我必須用幾個“最”字來形容這個作品:

        一是最大。《只有河南》中的21個劇場可以同時容納近10000人。單是“幻城劇場”,就有近3000個座位,與省人民會堂的座位數不相上下。

        二是最長。幻城的東墻是當今世上單面最長的人工夯土墻,長328米,高15米,厚2米,堪稱吉尼斯世界之最。

        三是最多。這座幻城50多億的投資額,有望刷新中國單體文化項目投資紀錄。

        四是最新。王導在劇情的表現手法上,邀請并召集了一批80后甚至90后的創新高手,使用了多種世界最先進的聲光電技術,將不同朝代的先哲與名人,也包括那些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平民老鄉,刻畫得生動自然,穿越自如。

        誠然,從投資的角度講,或許《只有河南》的誕生很難被理解。這座如此獨特的、從未有見的“戲劇幻城”,無關商業、名利,只關乎建業做文化作品的真心、信心和耐心。它袒露的是河南企業對家鄉的赤子之心,是生長在黃河邊的建業“傳承黃河文化,講好黃河故事”的文化自覺。

        我們有理由相信,當每一位觀眾和游客置身幻城里,聆聽先人的智慧、感受祖先的苦難、撫摸歷史的遺存的時候,當先輩們為了省下糧食保全兒孫性命而甘愿赴死的壯烈撞擊著你的心靈的時候,當《千里江山圖》《清明上河圖》徐徐展開活化在你眼前的時候,當滾滾的黃河水奔流在你的面前時,感動就成了必然,轟動就成了必然!

        那時,“只有河南”,就不僅是名詞——她將成為動詞,成為每一個人心中的感嘆詞!

        最后,必須要告訴大家的是:《只有河南》只是一部以“戲劇”為主要表現形式的藝術作品。在厚重的河南歷史文化面前,它難免無法歷數,難免掛一漏萬。我們只是希望每一位河南人、每一位來到河南的外鄉人、每一位回家尋根的后人,因為《只有河南》,愿意再去認識河南,再去二里頭遺址,再去安陽,再去洛陽,再去開封……

        《只有河南》,值得我們共同期待!                                    

        胡葆森

        2021年5月13日夜于鄭州

        夫妻性生活黄色片